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中國文學網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查看: 6958|回復: 7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桑恒昌懷親詩集 (摘選

[復制鏈接]

116

主題

476

帖子

1701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701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5-11-18 11:24:32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相關帖子

世人皆佛,唯我一人是凡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16

主題

476

帖子

1701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701
沙發
 樓主| 發表于 2015-11-18 11:34:57 | 只看該作者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正當汪國真風靡全國的時候,山東文藝出版社推出了64開本的《桑恒昌懷親詩》,該詩集只有短短的18首詩作,都是獻給生父亡母的作品,字字珠璣,每篇都可視為佳作。詩集雖薄,份量卻無比厚重,出版伊始,即引起讀者強烈關注,評論家陸續撰寫的評論也達到五百多篇。該詩集曾幾度再版,值得深思的是,汪國真詩歌的清純浪漫只是曇花一現即被歷史塵封,而桑恒昌這部血淚之作卻越來越受到關注。基于此,作家出版社最近推出了《桑恒昌懷親詩選》以饗讀者。
這次出版,詩集除收入原版抒寫父情母愛的作品外,還收入了桑恒昌先生悼念臧克家、柯巖、馮中一、孫靜軒、徐北文、塞風、等師友的詩作。其中悼念詩人閻一強之妻郭力的作品中“昨天去看你/一身軀干只剩下骨頭/今天來送你/一把骨灰/只剩下靈魂”令人掩卷而嘆,幾欲垂淚!
世人皆佛,唯我一人是凡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16

主題

476

帖子

1701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701
板凳
 樓主| 發表于 2015-11-18 11:35:30 | 只看該作者
致 父 母
桑恒昌

正當我需要母親的時候
母親離開了我
正當我需要父親的時候
我又離開了父親

父親,分手吧
汽笛在喊我的名字

“過去都是路領著你走
往后你要領著路走了
心不能小
可是要小心”
我分不清
是父親的叮嚀
還是母親的聲音

父親的眼
和油燈一樣昏花了
依然陪伴著油燈
而立之年怎好讓老人分心
可是我掙不脫父親的視線
也掙不脫母親的視線

父親和母親
用心上的肉捏成了我
我又用心上的肉
捏了一大堆詩句
世人皆佛,唯我一人是凡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16

主題

476

帖子

1701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701
地板
 樓主| 發表于 2015-11-18 11:36:08 | 只看該作者
再致母親
桑恒昌

總想到您墳上去,
總算有了機會,
您的墳也去世了。

母親,葬您的時候,
您才三十多歲,
青春染過的長發,
飄在枕上。

我已滿頭“霜降”近“小雪”,
只要想起您總覺得自己還是個孩子。
在兒子的心上,
您依然增長著年壽。

母親,走近一些呵,
讓兒子數數您的白發。
母親,葬您的時候,
您的墳是圓的。
像初升的太陽,
一半在地上,
一半在地下。

您的墳是圓的,
地球也是圓的——
一半在白天,
一半在黑夜。
您睡在地球的懷里,
地球就是您的墳墓呀,
母親!

不論我在哪里呼喊,
您都會聽到我的聲音。
為了離別時的那行腳印,
您夜夜失眠到如今。

心葬
桑恒昌
女兒出生的那一夜,
是我一生中最長的一夜。
母親謝世的那一夜,
是我一生最短的一夜。
母親就這樣,
匆匆匆匆地去了。
將母親土葬,
土太齷齪;
將母親火葬,
火太無情;
將母親水葬,
水太漂泊;
只有將母親心葬了,
肋骨是墓地堅固的柵欄。
世人皆佛,唯我一人是凡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16

主題

476

帖子

1701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701
5#
 樓主| 發表于 2015-11-18 11:36:45 | 只看該作者
我年邁的父親(一)

什么樣的毒蠶,
終要食盡這枚桑葉?

北歸的春燕,不忍
再將兩翅子江南云,
紡成您的白發。

額上一寸一寸,
都是您走過的大山大水。
滾滾滔滔的青春,
積淀成大片的新生地。

裊裊炊煙,
是從您心上浮起的鄉路。
無數次踏響地平線的雙腳,
癡癡地立在門前,
將最后的腳印,
站成深井。

雙眼無眠,夜夜
把失血的天空擊一個彈洞,
讓托著雙腮的地球,
呼作太陽。

我年邁的父親(二)

有那根骨頭,
沒那根筋了,
青春早已席卷而去。
從羊腸小道上,
千軍萬馬走來的晨光,
轉眼涂作血色黃昏。
好端端一個父親,
剝蝕成一座古碑。

眉骨是越發嶙峋的海岸,
前面依然那兩旺深水港。

在風雨最深處,
在月光最深處,
感到冷的時候
點燃往事取暖。
肩頭那一嶺嶺山丘,
化作襟上袖上的塵埃,
彈著它品位原汁的人生。

多情最屬蒼天,
用濃濃的長夜
濡染您的白發。


我年邁的父親(三)

我出生時的笑,
是用哭表達的。
沒娘的孩子,
一手扶著父親的目光,
一手扶著父親的嘆息。

五月,午時,
太陽長一身麥芒。
父親捶捶腰眼兒,
陽光落地霎時變成寒霜。
額上儲存那么多歲月,
卻不支付一分一秒的寒暑!

街燈是老父弱視的眼睛,
一盞一盞喊我到村外。
然后舉起滿天星盞,
啜飲越走越遠
倏又越走越近的太陽。

“不曾暈過車船,
如今暈了地球。
剩下的半壁血肉,
不知何處沒有炎癥。”

“這才像炎黃子孫呀!
父親,使勁活,
我陪著。”

家書

將父親的話含在嘴里,
吮吸如母親多汁的**。
呵,父親
我的男性的母親!

父親沒有說他的病痛,
也沒像往常一樣,
說過病痛之后,
一定要說輕快了許多。
他只說讓兩個孫女,
回家去看看。

兒孫是長翅的鳥兒,
他的心是會飛的巢。
那一摟就響的脾氣,
曾經是孫女的高級玩具。
他至今還樂意咀嚼,
那一串冰糖葫蘆似的小拳頭。

想到這些,
父親舒眉淺笑了,
并且在自己的臉上,
抄襲幾筆孫女的童真。
時間把生命,
走成越來越短的隧道。
心如寒菊,
總要等到最冷的季節。

父親的汗

汗珠子


摔八瓣

一瓣光著腳丫跳進水渠,
一瓣睜開芽眼鉆進垅溝,
一瓣被蜜蜂搶了,
一瓣被老鼠偷了,
一瓣學會嗆嗆的咳嗽,
一瓣只會無聲的嘆息
剩下兩瓣成了我的眼淚

父親再三叮囑
一定要狠狠地咬住
淚雖軟
有時
卻是男兒液體的脊骨
世人皆佛,唯我一人是凡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16

主題

476

帖子

1701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701
6#
 樓主| 發表于 2015-11-18 11:37:19 | 只看該作者
除夕之憶

每當寫到母親
我的筆
總是
跪著行走

如果母親是魚
她會剝下
所有帶血的鱗片
為兒女
做衣裳

母親用五更燈火
紡了一根臍帶
我把它走成
一萬里
盡是滔滔的江河

今夜母親又會在
年頭和歲尾的
路口等我
再一次將兒子
連根拔起
世人皆佛,唯我一人是凡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16

主題

476

帖子

1701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701
7#
 樓主| 發表于 2015-11-18 11:38:47 | 只看該作者
桑恒昌懷親詩(之二)

致母親
         
地上站的是我
墻上立的是您,
您總是不肯下來,
任我的心喊疼嗓子。

地上站的是我,
墻上立的是您,
縱然擠到您的身邊,
又怎能縮短母子的距離。

母親,我好恨啊!
為啥不搶到奈何橋下,
挺起董存瑞的手臂,
讓陽世陰間都聽到那聲霹靂?!

再致母親

總想到您墳上去,
總算有了機會,
您的墳也去世了。

母親,葬您的時候,
您才三十多歲,
青春染過的長發,
飄在枕上。

我已滿頭“霜降”近“小雪”,
只要想起您總覺得自己還是個孩子。
在兒子的心上,
您依然增長著年壽。

母親,走近一些呵,
讓兒子數數您的白發。
母親,葬您的時候,
您的墳是圓的。
像初升的太陽,
一半在地上,
一半在地下。

您的墳是圓的,
地球也是圓的——
一半在白天,
一半在黑夜。
您睡在地球的懷里,
地球就是您的墳墓呀,
母親!

不論我在哪里呼喊,
您都會聽到我的聲音。
為了離別時的那行腳印,
您夜夜失眠到如今。

心葬

女兒出生的那一夜,
是我一生中最長的一夜。
母親謝世的那一夜,
是我一生最短的一夜。
母親就這樣,
匆匆匆匆地去了。
將母親土葬,
土太齷齪;
將母親火葬,
火太無情;
將母親水葬,
水太漂泊;
只有將母親心葬了,
肋骨是墓地堅固的柵欄。
世人皆佛,唯我一人是凡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16

主題

476

帖子

1701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701
8#
 樓主| 發表于 2015-11-18 11:39:42 | 只看該作者
桑恒昌懷親詩(之三)

夜半時分

電話鈴亂了心率,
聽筒里傳來急促的喘息。
“喂,您是哪位?
“我是你母親……”
母親?
母親!
我的故去三十六年的母親?
我的故時三十六年的母親?
“母親!母親!
您在哪里?”

死寂籠著死寂,
窒息裹著窒息。
莫非母親拼死一呼,
便又被死神擄去?
還是她作天體運行,
三十六年才歸來一次?
手握話筒,
倏忽四季,
白發飄落成雪,
太陽也成了流淚的蠟燭。

妻子哭喊著捶我,
才發現,
腳下生出
地球一樣粗的根。

化蛹

緩緩地合上雙眼,
游絲般的鼻息不再震顫。
要化蛹嗎,母親?
我來幫你做繭,
用溫熱的黃土,
塑一個大大的橢圓。
盼您破繭而出,
植心在您的墓前。
一層風,一層草,一層枯霜,
終未見那只會飛地桑蠶。
  
可是您已羽化而去,
恰置我瞬間的恍亂?
這是厄運的厲鬼,
不肯放過死過一次的您?
且聾,且盲,且啞,
墳冢無言,墳冢無言。
假如以心為繭,
我會替母親咬穿。


星光下
 
列車停在德州車站,
我到月臺上去散步,
故鄉的空氣,
無處不印著我的指紋。

燈光里有個背影閃動,
那身高,那病態,那步履,
那瘦骨嶙嶙的身架,
怎么看都是母親。

我大聲疾呼,
她竟然聽而不聞。
我拔腿去追,
卻拔不出夢魘的泥沼。

猛回首,列車鳴笛北去,
我的身軀也隨車而去。
燈光幽幽的月臺上,
只有我的魂兒。

母親,喊我一聲吧,
喊我一聲小名吧!
(就像我小時候,
您為我喊魂兒那樣。)
只一聲,
我的靈魂就會附體。

大口吞著淚水,
看母親消失在黑暗里。
我將五體投伏于故鄉的熱土,
默默地,
等身軀歸來。

中秋月

自母親別我永去,
我便不再看它一眼,
深怕那一大滴淚水,



濕了人間。
世人皆佛,唯我一人是凡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2014斯诺克中国公开赛